<form id="3xjfp"></form>
<form id="3xjfp"></form>

<address id="3xjfp"></address>

          <form id="3xjfp"></form>
          繁體版 | English | 日文站 | 加入收藏 | 設為主頁
          產品搜索:
                
           
          林頻新聞
          行業新聞
          國內資訊
          國家將啟動40億元重大專項砸向流感

          時間:2009-6-3 8
           

            不論防控甲型H1N1流感偏重公共衛生還是基礎科研,也不論流感防治重大專項如何立項,各受訪人士均表示,國家防控資金的透明使用、公平競爭和合理分配都是重中之重。

            2009年5月20日,媒體報道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全世界確診的感染者突破1萬人。

            與此同時,一場事關40億元資金的防治流感重大國家專項的論證會也在北京某賓館緊急進行中,專項何時發布,不得而知。

            此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5月5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宣布將投入50億元防控甲型H1N1流感,同時要求地方政府也要進行相應的資金投入。

            如果按照通常的發達地區一比一匹配、欠發達地區由中央財政買單的原則,加上地方政府的投入,全國預防甲型H1N1流感的資金投入總數有望達到七八十億元。

            目前,《科學新聞》尚無法獲知這次甲型H1N1流感防治專項經費分布的梗概,所咨詢的大多數與流感病毒或者傳染病防治相關的科研人員及其機構均不知道本領域相關經費的分配計劃,也沒有一個研究人員表示已經有研究經費到賬。

            但一位從事傳染病研究的消息靈通人士透露,在50億元流感防控資金中,國家將啟動40億元的重大專項。而該專項的具體分配,仍在論證過程中。

            醫藥重大專項之惑

            為一種傳染病設立重大專項,在中國的科研環境中并不多見。

            在2003年的SARS防治中,中央財政建立了20億元防治基金,而地方財政投入也達到數十億。但當時并未設立重大專項。

            與常規的傳染病防治項目相比,所謂大專項可能會聚焦于某幾個關鍵領域,在一定時間內集中資金力求取得突破。

            從2008年開始,中國開始陸續啟動《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中確定的16個科技重大專項。

            新華社2008年11月報道稱,到2020年,國家9個民口重大科技專項預計共投入6900億元,其中中央財政投入2000多億元。這9個民口專項中,涉及醫藥衛生領域的是“重大新藥創制”和“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治”兩項。

            其中,“重大新藥創制”專項2009年5月5日在北京正式啟動實施,“十一五”(2006-2010)期間已確定970項課題,課題經費53億元人民幣,共設置創新藥物研究開發、藥物大品種技術改造、創新藥物研究開發技術平臺建設、企業新藥物孵化基地建設和新藥研究開發關鍵技術研究等5個項目。但該專項主要針對癌癥、心血管疾病、神經退行性疾病、糖尿病和精神健康等10種疾病,并未涉及流感的項目。

            而“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治”專項雖然使用了“等重大傳染病”字樣,但是該專項主要針對艾滋病、病毒性肝炎和結核病,計劃開發針對這些疾病防治的關鍵技術平臺、臨床科研網絡與應用中醫藥防治的方法與路線,此外也涵蓋了重大傳染病規;F場流行病學和干預研究以及傳染病防治綜合示范區等內容。在有關“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治”專項的多個招標文件中,通篇沒有提到“流感”二字。

            目前,上述兩個重大專項的已中標課題組和所獲研究經費等信息仍未對外公布。

            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員高福告訴《科學新聞》,其實2008年組織實施的“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治”是包括流感研究的,“只是僅僅占了很少的一部分”。

            作為國內首屈一指的流感病毒研究人員,高福曾于2005年7月6日在Science雜志發表《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對遷徙鳥類的感染》一文[1],在學界引起廣泛注意。

            40億元流感重大專項?

            在中央政府宣布將投入50億元,防治新出現的甲型H1N1流感之后,很多一線研究人員并不清楚這50億元可能的流向。

            南開大學校長、中科院院士饒子和是“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治”科技重大專項“艾滋病致病及免疫保護機理研究”項目的學術委員會主任,但這位病毒分子結構方面的頂尖專家告訴《科學新聞》,他對于目前的50億元流感專項資金去向毫不知情。

            《科學新聞》所咨詢的大多數與流感病毒或者傳染病防治相關的科研人員及其機構均不知道本領域相關經費的分配計劃。

            上述消息靈通人士也表示,該專項的具體分配仍在論證過程中。

            “初步可以肯定的是,在這次40億元國家重大專項資金中有3個億來做基于監測網絡的傳染病的預報預警。其中包括14個傳染病檢測網絡實驗室的建設,每個實驗室還會帶上5~10個哨點醫院。這14個實驗室把每天檢測5大癥候群的數據送到中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CDC),然后再通過應急決策系統,作出預報預警!痹撊耸空f。

            5月19日,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曾光告訴《科學新聞》,聯防聯控機制專家將在5月20日討論有關專項的具體論證。但他拒絕透露細節,“我只管專項論證與應對策略,不負責經費安排”。

            不過,此次流感國家重大專項是僅僅針對此次甲型H1N1流感病毒傳播,還是針對各類流感病毒甚至其他傳染病,是否會納入已有的“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治”重大專項,目前不得而知。

            世界各國已經重兵布防甲型H1N1流感,但到5月20日為止,中國出現的5例確診的感染該病的患者情況均不嚴重,且均為境外輸入性感染。

            從目前的病例統計看,甲型H1N1流感致死率不算高,全世界僅為1.2%左右。但科學家們擔心,它可能與其他更加致命的毒株——如H5N1禽流感病毒——重組而形成更加致命的病毒。

            而且,甲型H1N1流感的傳播能力已經無法讓人安心。香港大學管軼在接受《科學新聞》采訪時認為,甲型H1N1流感的傳染能力非常強!皞魅拘砸蹿厔。SARS傳染性算比較強的,最后總病例只有8000多例。甲型H1N1流感從4月24日開始到現在,不到一個月確診病例就超過1萬,但實際病例可能在10萬以上,所以你不能說它傳染性不強!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疫苗公司研發人員則指出,其實相比季節性流感,甲型H1N1流感的患者人數和死亡數量都少得多,而后者在中國從來沒有得到重視,疫苗接種率很低。

            “不排除WHO和有關專家這次有借著甲型H1N1流感這種新病毒炒作的可能性!彼f。

            但這位研發人員強調,如果從呼吁有關部門和公眾更加關注流感的角度,就算真的是炒作也不過分!皩嶋H上我們關于流感病毒的很多方面,從基礎科研上的病毒致病機制到公共衛生上的預防接種策略和經濟評估,都缺乏充分的了解,如果設立流感防治重大專項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不論這個專項是否是對流感病毒研究欠賬的一次“大清算”,不言而喻的是,設立成重大專項后的錢該怎么花,如何才能更合理和更有效率地利用資金才是專項成敗的關鍵。

            基礎科研與公共衛生的博弈

            目前,《科學新聞》尚不清楚有關“流感防治重大國家專項”正式名稱中是否包含“科技”二字。如果包含,則意味著這可能是一項針對流感病毒的國家科研攻關計劃。

            而如果“專項”名稱中不包含“科技”二字,則流行病監控防治等公共衛生活動則可能是項目的主要內容。

            “這次新流感的經費,搞基礎研究的人員很難拿到了!备吒T捳Z中帶著焦慮。

            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助理黃建始在接受《科學新聞》采訪時則一再提到,“我們欠公共衛生的債太多了!

            黃建始同時還是北京協和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院長、衛生部國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專家委員會委員。他談到,“2004年我就發表文章認為,現在中國的公共衛生應急防護戰略、策略應該以傳統的公共衛生及非高科技手段為主,而不能依賴高科技手段,如疫苗!

            管軼也持有類似觀點,“不要像SARS期間,千家萬戶都在趕制疫苗、千家萬戶都在填補空白、千家萬戶都走在世界前列,但是這對疾病的控制有用嗎?”

            一窩蜂式的研究方式確實不可取,但或許沒有人會否認,流感的基礎研究不可或缺。高福就指出,在豬源流感病毒的基礎研究領域,“我們一兩年前就已經在做了,這項工作還算挺成功的”。

            盡管流感病毒是不斷變異的,但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員劉迎芳告訴《科學新聞》,病毒突變只是一部分,如果以前疫苗針對的正好是突變的位點,就沒有用;如果針對的是沒有突變的位點,就還有用。

            談到SARS期間的基礎研究,劉迎芳認為,雖然SARS病毒很快就過去了,但并不代表以后不會再發生。疫苗研究已經有了一定基礎,之后如果再來很快就能啟動!傲鞲惺悄昴暧,它有可能轉變為季節性流感,而且它再發生的幾率會高于SARS,雖然病毒會變異,但并不代表現在開發的疫苗到時候完全沒有用。作為一個國家,疫苗還是要有所研制和儲備的!

            中科院微生物所科技處處長楊懷義也介紹說,微生物所正在與其他研究所聯合創建P3實驗室。微生物所與生物局等單位合作建立了“中國科學院甲型H1N1流感信息平臺”,而這些工作都是在沒有專項經費支持下進行的。

            “從基礎研究到應用,其實是距離很短的!备吒Uf。

            從SARS到甲型H1N1流感花錢的學問

            不論防控甲型H1N1流感偏重公共衛生還是基礎科研,也不論流感防治重大專項如何立項,各受訪人士均表示,國家防控資金的透明使用、公平競爭和合理分配都是重中之重。

            管軼說,“類似SARS期間的科研經費、財政撥款等都沒有做到公正、透明,讓媒體、讓大眾監督!

            記者發現,科技部官方網站找不到SARS期間的科研項目統計數據!863”項目雖然發布了SARS的科研項目列表,但經費數目和使用情況也無跡可循。

            《科學新聞》多方采訪,也不能獲知國家在SARS期間投入了多少科研經費。

            即使是一些獲得了經費的研究人員,也遇到了難題。從事禽流感病毒研究的劉迎芳與饒子和一起發表了兩篇《自然》雜志論文[2-3],但他說,“拿到的是幾十萬,已經做了3年多,花的錢遠遠超過拿到的。而隨后就沒有了專項經費,所以很想申請到豬流感的經費,但目前還沒有頭緒!

            “我很想參與(目前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研究)?赡墁F在主要還是應急,做馬上就能用上的,我這方面還沒聽說什么消息,”劉迎芳說。

            從SARS到甲型H1N1流感,中國在公共衛生和科研經費的投入上已經成倍增長。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從2003年底開始,突發公共衛生醫療救治體系建設正式啟動,總投資達到了114億元,共支持2306個項目建設,3年完成。

            2003~2005年,中央財政又安排了公共衛生專項資金92億元。2006年,中央財政安排公共衛生專項資金51億元。

            相比SARS的措手不及,這次中央財政投入50億元防控甲型H1N1流感的決定可謂迅速及時。但是管軼還指出,錢要用在刀刃上,還要有前瞻性。

            “我們現在來看,病毒已經在美國擴散了?擅绹虲DC(美國疾病控制中心)多低調,為什么它們這么沉默?這里面是因為它們非?茖W地評估了,病毒的病死率不那么高,而且對他們來講已經錯過了控制這個病的最好時段,如果要把病完全扼殺住,成本會非常高,天文數字,也是一個不可能的方法,所以采取疏導的辦法,進行監控,這個社會成本是最低的!惫茌W說。

            參考文獻:

            [1]Science, 2005, 309, 1206

            [2]Nature, 2009, 458, 909-913

            [3]Nature, 2008, 454, 1123-1126

            科研進行時

            2009年5月17日,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國家流感中心成功分離獲得中國內地第一株甲型H1N1流感病毒,并于次日凌晨完成了該病毒全基因組的序列測定。這項工作為今后開展診斷試劑、疫苗、分子流行病學、傳播機制等各項相關工作提供了基礎。

            在病毒檢測方面,軍事醫學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在2009年5月7日研制出甲型H1N1流感病毒檢測芯片,可同時對12個樣品進行快速、靈敏、特異性檢測,包括當前流行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且5小時內便可獲得檢測結果。

            藥物研發方面,中國自主研發的注射劑“帕拉米韋三水合物”為抗病毒一類新藥,2008年6月被SFDA批準進行臨床試驗。目前已完成了I期臨床試驗,正在開展Ⅱ期臨床試驗。據悉,中科院的相關研究所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

            中科院生命科學與生物技術局生物醫學處處長王麗萍介紹說,中科院已經在疫情預警評估、快速診斷檢測、藥物儲備和篩選、病毒溯源和跨種傳播、疫苗研發、國際國內組織及企業合作、信息和科普宣傳等方面進行了部署,其中涉及中科院微生物所、動物所、基因組所、生物物理所、武漢病毒所、上海藥物所等多家機構。

            繼加拿大、美國等國的研究機構完成對甲型H1N1流感病毒樣本的基因測序工作之后,中科院北京基因組所也于5月10日完成由武漢病毒研究所提供的“豬源性H1N1型流感病毒”樣本的全基因組測序和數據分析。

           
          相關新聞
          ·國家將啟動40億元重大專項砸向流感
            企業QQ
            咨詢熱線:4000662888
          售前服務
          售中服務
          售后服務
          ISO、IEC國際標準化發展動向...
          GB2423.03恒定濕熱試驗方法...
          GB2423.18交變鹽霧試驗...
          GB14522-93標準...
          可靠性試驗設備的使用維護...
          GB2423.17鹽霧試驗方法...
          鹽霧試驗標準匯編...
          GB16422[1].4標準...
          環境試驗設備介紹...
          各國鹽霧試驗方法簡表...
          G150-5溫度沖擊試驗...
          G150-7太陽輻射試驗...
          聯系我們 | 關于我們 | 售后服務 | 友情鏈接 | 網站導航 | 法律聲明 | 隱私保護
          版權所有 © 上海林頻儀器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c) Shanghai Linpin Instrument Stock Co., LTD. All Right Reserved.
          電話:4000662888 021-60899999    傳真:021-34097666    
          地址:上海市奉賢區展工路888號 滬ICP備08003214號
          精品久久无码视频|e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国99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亚洲VA成无码人在线观看天堂 成本人视频动漫无遮挡免费|在线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亚洲精品无码AV在线观看红杏|久久av资源网中文字幕 国产成 人 综合 亚洲网站|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综合芒果|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制服丝袜|免费无码专区毛片高潮喷水 91羞羞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五月天日韩AV无码中文|国产v综合v亚洲欧美久久|国产精品亚韩精品无码a在线

          <form id="3xjfp"></form>
          <form id="3xjfp"></form>

          <address id="3xjfp"></address>

                  <form id="3xjfp"></form>